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画坛大家李苦禅与戏曲的不解之缘
2020-07-31 21:44:49

  原标题:与梨园

  李苦禅同京剧演员马玉琪、萧润德切磋京剧表演中的一招一式 李苦禅同京剧演员马玉琪、萧润德切磋京剧表演中的一招一式

  李苦禅是20世纪中国画坛的一代大家,他是继齐白石之后把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在新中国的新时期发扬光大的大师高足。李苦禅在画界的功业建树与道德文章自不待言,另外先生一生除了画画之外,还有一大痴好那就是迷戏,他一生爱戏、演戏,戏曲成为他生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李苦禅与戏曲结下了不解的情缘,他自幼习武、学戏,到后来票戏、演戏,还与戏曲名角、梨园耆宿交游颇深,他招收了许多梨园弟子学画,也为书画弟子们说戏。梅兰芳、荀慧生、尚小云等梨园名角兼涉书画者不少,但是书画家涉足梨园的却不多,可以说, 20世纪的画界诸家,与梨园交游如此之深的,唯李苦禅一人而已。   李苦禅童年时代就迷恋家乡山东高唐的庙台戏,后来进京在国立北平艺专学画期间,又迷上了尚派武生始祖尚和玉的大武生戏,有段时间他每天天黑后就偷偷翻墙出去看戏,后来就正式拜师尚和玉门下学戏。上世纪20年代李苦禅攻画之余还坚持练戏,吊嗓练功,并在北京前门楼子的老爷庙里与票友们排戏练戏,他仿着刘派的唱腔吊嗓子,引来不少人驻足细听。其他武生表演中的站桩、走台、起霸等基本动作,以及《铁龙山》 《回荆州》等回目中的一招一式,李苦禅都请尚先生言传身教,他自己又下真功夫苦练,并一直坚持到了晚年,当做锻炼身体的方式。   李苦禅与尚和玉的师友情深不同一般,即使在李苦禅微贱之时,尚先生也不时往顾,到了李苦禅家还没进门就叫一嗓子“苦禅在家吗? ”因为有功夫在身,尚先生平素生活中也不能完全丢掉舞台习惯,出语带韵且声若洪钟,往往惊动四邻。为了能练好京剧《铁龙山》一回中姜维角色的戏,尚先生把他上台的行头也都借给李苦禅在台下练习使用,又花钱雇了四个跑龙套的。因为这场戏的表演头、手、脚同时并用,做不同的动作,身法反转腾挪,运动量比较大。几趟走下来,四个陪练的身上像浇了水一样,李苦禅穿的胖袄脱下来能拧出半盆子汗水,可见其用功。后来即使在文革期间下放劳动,李苦禅仍然坚持晨练,时不时捡根树枝儿舞一舞,当做赵子龙的亮银枪,以保持腕力和臂力。李苦禅在饱受凌辱批斗的非常岁月里,在已被禁止的习书作画等知识分子行当之外,还能习武练戏、高谈阔论、说古道今,保持着达观的襟怀、开朗的心态和坚毅的体魄,他能够坚持挺过文革,迷戏之功不可没。   上世纪30年代,李苦禅受邀赴杭州国立艺专教授中国画,得以结识著名戏曲表演艺术家盖叫天。盖叫天以“活武松”名震南方梨园,他本名张英杰,李苦禅原名李英杰,两个英杰颇有英雄相见恨晚之意,李苦禅遂经常登门请教,切磋琢磨,成为挚友。后来李苦禅又响应北大校长蔡元培“以戏曲加强美育”的号召,力倡将京剧引入杭州艺专的国画教学中,他带头自筹经费组办了校内业余评剧(及京剧)团,聘请师傅前来说戏,并与学生们一道“面敷粉墨、躬亲排场” ,受到广大师生的欢迎。这在当时的全国美术院校中有率先垂范之意义,艺专师生们都夸李苦禅是文武全才,留下一段画坛梨园佳话。   李苦禅不但学戏练功,他还正式登台演出,有过为时不短的舞台生涯。上世纪20年代李苦禅在革命团体“左联”组织的义演活动中曾扮演过《霸王别姬》中的项羽。1930年杭州艺专的业余剧团上演《白水滩》 ,李苦禅扮演了十一郎这个角色。另在扮演《别窑》中的薛平贵时,李苦禅还揣摩杜撰了一个上马的动作,博得满堂喝彩。1961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教学时期,学校工会剧团上演了《群英会》 ,年届62岁的李苦禅还是戏瘾不减,扮演赵子龙登台亮相,有些难度较大的动作他做起来已是勉强而为,可谓宝刀虽老、壮心不已。与李苦禅交厚的梨园老友李洪春评价李苦禅的戏曲表演,说他在台上非常认真,一招一式处处到家,绝不潦草马虎,一看就知道学过练过,举手投足都有准地方、有准谱,一板一眼、有条不紊、中规中矩,是那么个意思。所以每逢李苦禅串戏,梨园同行往观者不少,大家想看的就是他那股子认真劲儿。   正因为对于传统书画和戏曲都有着深刻的艺术实践,所以李苦禅对于两种艺术的领悟和见解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泛泛而谈,他经常在国画教学中以戏喻画,以戏讲画。他说中国画是写意的绘画,中国京剧也是写意的戏剧,二者在很多表现手法与美学规则上都具有相通之处。比如戏曲的基本表演程式和传统书画的笔墨技巧、戏曲的虚拟表现手法与国画的计黑当白理念、唱腔与笔墨对于形而上的意韵的追求,这些都是戏画一理,同时李苦禅还认为搞中国书画的人不接触一点戏曲知识是一大遗憾。另外李苦禅的大写意花鸟画用笔干净利落,笔墨雄酣霸气,这也与他在戏曲表演中惯演武生的审美风韵相一致,他常以拳参画、以戏参画,在画中于险绝之处别开生面,使二者相互融汇生发。至于其他戏班旧闻、戏谚散论,即兴创作和赶场故事,李苦禅更是如数家珍、信手拈来,让人豁然开悟,更如醍醐灌顶。讲到兴起处,李苦禅就为学生们亮几个招式、走一圈碎步,学生们看得如痴如醉,喝彩不已。   晚年的李苦禅戏是演不了了,可是雅兴不减当年。他交游梨园子弟,包括萧长华、张君秋以及影视演艺界的曹禺、焦菊隐等名家,另外李苦禅还招收了一大批的梨园弟子教画,其中包括著名京剧武生袁金凯、话剧表演艺术家蓝天野等,他们都在书画方面或受教于、或请益过他。在文革时期,梨园好友但有所请,李苦禅总是慷慨挥毫赠送画作,播撒丹青嘉惠艺林。另外晚年的李苦禅还保持对于戏曲事业的关注, 1977年李苦禅会晤著名演员赵丹,对他主演的电影《武训传》给予了高度肯定; 1980年北京人艺恢复演出文学巨匠老舍的经典剧目《茶馆》 ,曹禺请李苦禅观剧,他前往并与演员郑榕、于是之、蓝天野合影留念; 1982年李苦禅观看了电影《少林寺》后大为叹赏,影片主演李连杰以及其他剧组人员闻讯后登门拜访,丹青耆宿与梨园子弟欢聚一堂,李苦禅痴迷如此。   直到李苦禅逝世之后,后人在为他举办纪念活动中,书画展示之外都还要有另外一个亮点,那就是戏曲演出。1993年在纪念艺术大师李苦禅逝世十周年的回顾活动中,筹办方组织上演了其生前多次演出过的大武生重头戏《铁龙山》 ,另外还有一出就是他生前最为赞赏的、明代大艺术家徐渭的代表作《四声猿》 。2009年纪念李苦禅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展在沈阳、杭州与北京巡回举办, 4月26日晚组织者又在北京中国戏曲学院举行了传统经典曲目的演出。锣鼓开处、聚光灯下,跳出那闪亮的形象,念出那铿锵的韵白,令人回想起大师笔下的旁逸侧出和彩墨灵光,画耶,戏耶,手、笔、彩、墨一起舞动起来,把人带入另外一个世界。

(责编:陈珍珍)

相关新闻
新锦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