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新闻 首页> 基层> 正文

经典散文:守望灵魂的孤独

2019-12-16 11:08:57
  

经典散文:守望灵魂的孤独


很长时间没有写作了。


忙碌、变故,工作、家庭,纷繁的世事压在身上,缠在心里,没有一刻能够静得下心来。即使夜深人静,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对打开的Word文档,冥思苦想,手指下,却敲不出令人心仪的文字了。


承受着接踵而来的琐碎的痛楚,无奈的浮躁在心底迂旋升腾,一颗浮躁不安的灵魂,注定是与清雅端丽的文字无缘的。


每每读到文友发表的作品,听到文友的诘问,心里便是深深的遗憾和惭愧,怎奈走不出心灵浮躁不安的藩篱,又怎能奢求灵魂的自由和驰骋呢?


大凡写作,是需要一份心灵宁静,或者说是一种心灵孤独的,或许,这份心灵的独处与孤寂,正是灵魂之驹自由驰骋的苍茫草原呢。


只是身在世俗,一个凡夫俗子又怎能脱得开生活 的烟熏火燎呢?


想起那年在南京,站在一个初春的梅园里,面对繁花似锦的偌大梅园,却引不起我品梅的丝毫雅兴了。思维里,凌寒独放、暗香疏影、俏不争春应是梅的品格吧。而眼前,大片大片的梅林,朵朵叠叠的梅花,炫耀在游人如织的暖阳里,争宠在娇吟依依的香风里,一时了无生趣的心绪,竟读不出梅的半点斑斓了。忆起《红楼梦》里赏梅的情节,曹公笔下的“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是何等的令人赏心悦目啊,独处高洁,冷艳寒香,梅,是容不得俗流的“妙玉”“黛玉”之流吧。“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当是竹篱茅舍前的倩影,当是空谷瘦石旁的花魂啊。


孤独而自由的灵魂最美。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梦里,撒哈拉沙漠,一个身影,为了梦中的橄榄树,依然风尘仆仆,踽踽前行……


也梦想,做一个孤独的流浪者。一个人,穿越敦煌的萧萧烈风凄凄黄沙,让胸腔里的喘息,融入千年壁画的铮铮和鸣;一个人,行走在雪域高原的蓝天白云下,长跪于转经轻扬的喇嘛庙前,用纳木措湖的清水,将迷惘的心儿洗净,将蒙尘的双眼洗亮;一个人,选一处南国的水乡或古村落,租一处倚水或临街的小屋,住下来,用足够的光阴,用足够的情致,聆听小桥流水的声音,聆听木屋廊檐下的风鸣,聆听春天里的桨影声声,聆听一个客居他乡的灵魂那孤独而自由的呼吸。


做一个孤独的流浪者。梦想。只是梦想?


暂且放下一段长长的心烦意乱,趁一个风清云高的周末回老家爬山。爬上高高的一座山峦,山巅处,一株硕大的古柏迎风而立。虽然那龟裂的树干盘虬弯曲,刻满了岁月的屐痕,但它顶起的一树绿色,在风中,在高高的山顶上,向着蓝蓝的天空,努力伸展着,伸展着。


一色的荒芜里,古柏独自而屹,一百年?一千年?多少白云飘过,晚霞西坠,多少狂风暴雨,雷击长空……古柏只是默默,挥一挥参天的枝梢,时空的隧道里,一切烟消云散了,只留下一圈圈记忆的年轮,浑厚若史。


石缝中,一丛如星星般的山花独自绽放。我瞥见,淡紫的花瓣,在清冷的阳光下,正悄悄吐露出梅的神英。


又想起南京的梅园。随风,轻轻吟起自己的一首诗:


……


好看的花儿被蛊惑的芒刺破/流失了笑的颜色/一只蝴蝶飞过落下/烤焦了翅膀/变作青虫钻进流泪的花蕊


每一个花瓣都映着青虫的影子/稀疏的枝叶已不能呼吸


逃离,逃离,花魂走了/丢了魂的花朵/没了色彩/也没了痛


花魂/在灰色里流浪/寻梦,寻梦/梦中的雪地/一枝寒梅,绽放如血


北方的山上没有梅。此刻,只有一株刻满沧桑的柏树,站在这里,守望着岁月,孤独而自由的岁月,观云,听雨,沐风……百年,千年……


站在孤寂而立的古柏前,我努力伸出双臂,指尖滑过,一股清凉的风,亘古未断……



相关阅读:
网站seo优化 http://www.1limi.net

德惠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德惠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