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三鸡捣蛋》碰到只金蛋,怎样处理呢?

2019-10-11 16:26:24
  

三鸡捣蛋


(小品)

文川


甲:雄鸡-——喔喔


乙:母鸡——咕咕


丙:母鸡——咯咯


三鸡同时上场。

场地中央,一枚硕大无比、金光灿灿的 "鸡蛋"被三鸡同时发现。三鸡睁大


了眼、屏住了气,围着这只蛋慢慢地转悠了一圈,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叫了起来:


"呀!我下的这只蛋,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可把我找苦了!"


三鸡停住转悠,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互指鼻子:"你下的?"


甲:"怎么可能是你下的?这么硕大无比、金光灿灿的的鸡蛋,别说下,你


俩见过吗"


乙:"啧啧啧!你还真玄乎,不是我下的,难道还是你下的?你抬起你那干


瘪瘪的屁股比一下,你下得出来吗,这么大的蛋?呸!"


丙:"干啥干啥,你俩还真较起劲来了!这么一闹,让外人一听,还真以为


是你俩下的了。我干啥去了,嗯?我一天不下蛋干啥去了?嗯!我不开腔,你俩


还真在这儿装老大、逞能!"


甲:"天下怪事!鸡间奇闻!抢蛋抢到我老喔头上来了!我不下蛋,我每天


早上醒那么早干什么去了?只要我老喔喔喔喔——一叫,太阳那么大的金蛋我


都下得出来,别说这只蛋!"


乙:"停!快看!老喔分明是只公鸡嘛!公鸡也会下蛋?天下怪事!鸡间奇


闻!"


丙:"难道不是吗?真是大白天撞到鬼!公鸡也会下蛋?天下怪事!鸡间奇


闻"


甲:"咋的啦!这只金蛋难道不是我下的吗?你俩摸摸看,看是不是还有余


温!"


丙:"这就怪啦!莫非老喔昨天曾是女儿身!"


甲:"你咋知道的呢,昨天我的的确确做过一回变性手术。这可是我下过的


唯一一只蛋,而且还是只金蛋。你看它硕大无比、金光灿灿!将来孵出的鸡仔,


肯定像我老喔一样,雄姿英发、高大威猛!"


乙:"别争了!光说这只蛋是你俩的,你们有何凭证?平时成天无所事事,


到了节骨眼上就想歪点子,走捷径,抢功劳,这成吗?我看这只蛋……"


甲丙:异口同声: "归我!……"


乙:"归谁都不成!……"


甲丙:异口同声:"咋办?总得拿个主意!"


乙:"归我们三鸡!"


甲丙:"这……这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


乙:"不过这可是枚金蛋,是枚特殊蛋,你俩憋死都下不出来……"


甲丙:"你呢?……"


乙:"当然,我也有可能下不出来……"


甲丙:"这下说了老实话,像只鸡。"


乙:"也就是说,这可能是只良种蛋……"


甲:"说不清是只美国鸡下的,当然,泰国鸡也极有可能。"


丙:"别妄自菲薄了。我就认为它有可能是出口转内销,本地产的。"


乙:"不管怎样说,蛋是产下了,问题也就摆出来了。"


甲:"问题?什么问题?"


丙:"我知道,它是说既然我们三鸡遇到了,就有责任完成这只蛋神圣的历


史使命,也就是帮它孵出小鸡仔来。"


甲:"我来!我来!这种小事也就不烦你们二位了,虽然现在我是只公鸡,


但昨天我毕竟还是女儿身嘛。"羞答答地。


乙:"老喔,你就别抢这功了,你是孵不出鸡仔的,还是让我来吧!"


丙:"咯咯咯,还是让我老咯来吧!"


乙:"咕咕咕,还是让我老咕来吧!"


甲:"一个咯咯咯,一个咕咕咕,你们在那傻冒什么!你们那点心思我老喔


难道还不明白吗?你们以为是俩母鸡,既能下蛋,又能孵仔,仔孵出来了,跟在


你们屁股后面,然后一颠一颠地到大街上去耀武扬威、招摇撞骗,让别鸡还真以


为是你俩下的蛋、孵的仔,名正言顺夺了这天下奇功!不行!没门!"


乙:"老喔,你一只雄鸡公,就别在那儿捣蛋了!你要是能孵出鸡仔来,除


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甲:"老咕,难道我就不可以重新挨一刀,做个变性手术,变回女儿身嘛!"


丙:"当然。当然。我建个议:我们三鸡集体来孵,这样孵出鸡仔来,功劳


人人有份,谁也不吃亏,既有我们三鸡的个性,……"


甲:"像我老喔一样,雄姿英发、高大威猛!"


乙:"像我老咕一样,埋头找食、有虫便啄!"


丙:"像我老咯一样,毫不喜功、见蛋就咯! 更重要的是,还有我们鸡们的共


性……"


甲:"绝不挑食,坚决服从挑三拣四原则:挑了三把糠谷,拣了四粒麦穗,


决不再吃第八颗甜菜!"


乙:"再说吃多了也会撑死!"


丙:语重心长地:"关键是要生蛋!要生蛋啊!朋友们!不然别人就不会称


我们为鸡,而是猫、狗。问题是:猫能逮鼠、狗能看家,如果我们连猫狗都不如,


那就只能落得一个狗死鸡烹的下场了。……" (哽咽着,欲掉泪。)


甲:"别再耍嘴皮子了,俩鸡,咱仨一起上吧。"


(三鸡准备同时孵蛋,挨挨挤挤,可怎么也孵不到一块儿去。)


乙:用手摸了摸蛋,"咦,不对,这蛋怎么冷冰冰的?"


丙:"哇,快看!蛋壳上怎么起黑斑点了?莫不是要变坏了?"


甲:"去去去!靠一边去,让我来孵,再不及时孵化,可就贻误孵机了。"说


罢一屁股蹲上去。


丙:"老喔,你就别再添乱子了。我看这样吧,还是由我和老咕来分别孵。


当然,为了慎重起见,咱们一言约定:明天孵出来的鸡仔,功劳你还是有一份的。"


乙:"对对对,算你一份。"


甲:"好吧,到时游街时,锦旗上可一定要绣上我老喔的大名!"


乙丙俩鸡分别孵了一回。甲鸡不情愿地在一旁守望着。


丙:恍然大悟似地:"不对吧,老咕,你真的能孵吗?你有孵的经验吗?"


乙:"这……,这……,可是……。"


甲:幸灾乐祸地:"孵不来吧,一边站去!不过到时准保给你一个排名第三。"


丙:焐了一会儿,站起来。甲、乙小心翼翼地上前,用手一焐:


甲:"呀,真的给焐热了,说不定快成了!"


乙:"老喔,不懂就别在那儿装懂。凭甚说快成了?你以为焐热了就能孵出


鸡仔?要是那样的话,何不干脆放到热水锅里跑一圈,这样还来得快些。这孵鸡


仔嘛,一要用心,做到专心致志、呕心沥血;二要用功,做到废寝忘食、锲而不


舍;三要用情,做到矢志不渝、海枯石烂。真是的,老咯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丙:"你俩也真是的!不干事就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烦透了!烦透了!"说


完又上去焐起来。


甲:"就是,这老咕不是个东西。老咯,你放心地焐,我给你站岗放哨,保


证赶走那些猫呀、狗呀,不让它们靠近你半步;我还给你报时,让你明日三时三


刻准时孵出小鸡仔来;当然,三时三刻孵不出来也没关系,五时三刻孵出来也不


错,权当我一宿未睡,明天我再补下睡眠也行。——咦,不对,明早小鸡仔一孵


出来,我们还要带着它游街!算了,牺牲一宿睡眠又何妨,为了这只难得的金蛋!"


乙:"这么着,老咯,老喔给你站岗报时,你还是给我吩咐点活计吧,我老


咕鞍前马后,愿为你效犬鸡之劳。"


丙:站起来,冲乙:"烦不烦!烦不烦!得得得,你没见我焐得满头大汗吗?


打打扇子总该会吧!"说完又焐起来。


乙:马上为其打扇。"老咯,你闷不闷?我老咕给你唱支小曲儿解解闷吧。


——咕咕咕 ,咕咕咕:你就像那冬天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金蛋哦;……


我想对你说,你仨鸡中最能焐的那一个……"


甲:情不自禁地跟唱起来:"睡吧睡吧,我亲爱的老咯,夜已深了,老咯为


你报时——喔喔喔!——"


丙:嗖地一下站起来,朝俩鸡,鄙夷似地:"好玩!好玩!我一个人在这儿


拼命地干活,你俩倒潇洒,还有闲情逸志在这儿吊嗓子,还美其名曰为我解闷。


有你们这么个解法的吗?左声右调的,万一把咱的……"


甲乙:"咱们的!"


丙:"就算咱们的,——那还未出生的小宝贝给吓倒了,你俩担待得起?不


生儿育女不知道为娘的辛苦,不走河边地不知道湿脚的厉害!"


乙:"老咯训斥得对。只要小鸡仔一孵出来,我保证锦旗上把你的大名排在


第一位。再说,这是只天下稀有的良种蛋,那孵出的鸡仔,也定是天下稀有之物。


我们的功劳是任何鸡们都不可磨灭的,我们的荣光是任何鸡们都无法分享的!"


甲:"为了我们的共同目标,老咯,真的是委屈你了。老咯,我有个提议,


你休息一下,不要把身子骨累垮了。只要你继续保持你那苗条的身段,而不像老


咕那样拿着肥胖当丰满,说不定等你出月后,我还可以考虑娶你呢!"


乙:气愤、不屑地:"你以为你是谁?蛤蟆鸡还想吃我这只天鹅鸟,臭美!"


丙:羞答答地:"我一定注意调养。我这就立马休整几分钟。"说完又站了起


来。


乙:小心地上前,用手焐了焐蛋:"好烫呵,有喜了!"


甲:"噫!我已感觉到在动了,老咕,你感觉到了吗?"


乙:"有可能,不过我还未感觉到……"


丙:突然惊慌起来:"不对呀!这蛋壳怎么起了大片的黑斑,莫非……"


甲:定睛一看:"是呵,莫非焐过了头,废了?"


乙:"废了?这可是枚天下奇蛋!是你我无论如何也产不出的一枚金蛋!怎


么能说废了就废了!如果真的废了,谁能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甲:"反正我是亲耳听见老咯说它是有把握孵出鸡仔来的。况且,我和老咕


跑前跑后服侍你这么久,为你创造了这么称心如意的生产环境,把良种蛋孵坏了,


这是绝不允许发生的事,一定要严肃追究有关责任,哪怕就是牺牲我老喔的爱情,


也绝不在这个问题上来半点徇私行为!"


丙:"这是我也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再说,这只蛋的的确确不是我产下的。"


甲乙:"难道是我们产下的吗?"


丙:"天地良心!不管怎样说,事已至此,你们总不可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责任、去跳楼吧,再说,即使让我老咯跳楼,那也是跳也等于白跳,难道我傻到


不会飞吗?"


乙:"既然如此,金蛋已变臭蛋,太阳是不会从西边升起来的。为了减轻我


们的责任,你俩总得想个法子吧。"


丙:"有什么法子可想!……"


甲:不等丙说完:"咱仨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责任往猫身上推。你


们想想看,在老咯孵仔的时候,主人家的那只瘟猫不是蹿了过来吗?虽然当时我


正在打盹儿,但我还是拿一只眼瞅住了它。要不是这只该死的、不安好心的猫跑


来打扰我们老咯,你们说这只金蛋会焐坏吗?"


乙:"完全有可能——不会被焐坏。"


丙:抓救命草似地:"对对对,往猫身上推。谁叫这只该死的瘟猫早不来晚


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撞来,活该!"


乙:"况且,这该死的瘟猫平时总跟我过不去,专抢我的食,我们不趁机报


复它更待何时!"


甲:"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还有个最佳提议。"


乙丙:"什么提议?"


甲:"这只金蛋不是已长出大块黑斑了吗?我们去找些银光粉,来它个满喷!"


丙:"满喷?这金蛋不就变成银蛋了吗?"


甲:"短见!银蛋有金蛋值钱吗?这赊本的买卖我们会干?——这么一喷呀,


嘿嘿,那蛋呀,银光闪闪、晶光灿灿,分明就是一只铂金蛋嘛!"


乙:"铂金蛋呀?那可比金蛋还要金贵些哟!"


甲:"别打岔!等我把话说完。——然后,我们兵分三路:老咯就去大街上


大力宣传,或贴小字报也行,就说那该死的猫,把我们仨辛辛苦苦产的一只金蛋


给叼走了,而且不得了,居然还给吃了!这主人呀一回家,准会给它一顿棒槌,


敲昏它;老咕在一旁侯着,待主人棒槌一落下,肥猫刚要倒地之时,你就一口气


跑到那条瘟狗面前,告诉它肥猫已死,要想美餐就快去拖走,找个偏僻角落慢慢


享用吧。哈哈,这瘟猫一死,死无对证,谁还知道咱集体捣蛋这一码丑事!"


丙:"妙!好主意!"


乙:"呔!好法子!——可你老喔也总得干点什么吧?"


甲:"我不是说咱兵分三路吗?我嘛,就揣着那枚铂金蛋,找一地下黑市,


卖蛋去!"


乙丙:"那卖的钱呢?"


甲:"明天一早,我就在天涯海角处等你俩傻冒来分赃。"


乙丙:"那一言约定,不见不散!"


甲:——唱:"不见不散,两个傻冒!不见不散,两个傻冒!……"

(落幕)


(王传平,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教育局,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中文本科;


曾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章二百余篇。宅:0817-2295878; 手机:13208123131)


1



相关阅读:
线上百家乐 www.cnmeijs.com

德惠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德惠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